赌足球最好的网站  
  师资队伍  
>  院领导
>  音乐系
>  舞蹈系
>  设计系
>  动画系
>  绘画系
>  影视系
>  艺术学理论系
>  教辅
 
 
绘画系
唐勇钢
添加时间 2020/6/17 16:52:37    浏览次数 1334 次


唐勇钢,男,赌足球最好的网站绘画系副主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1970年出生于河北张家口市宣化区,1994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2006年获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学位。任河北省油画学会常务理事,河北师范大学当代美术研究所理事,河北省美术研究所研究员。

重要展览一览:

2005年10    “月映浙潮”浙江省油画大展获优秀奖(宁波美术馆)。

2006年10   “传承与创新”联展大瀚艺术,台湾积禅50艺术空间(杭州) 。 

2007年4     参加西泠春拍(杭州)。  

2007年4     “戏说阿钢” 油画个展 大瀚画廊艺术,台湾积禅50艺术空间(杭州)。

2007年9     参加浙江中财秋拍(杭州)。

2007年10    “薪传人”新锐油画家推荐展(杭州) 。  

2007年12   “中西对话”----与西班牙艺术家 米盖尔.奥利贝尔双人联展(上海虹庙艺术空间)

2008年3    “素色魅影”与罗中立、庞茂琨 、唐勇钢 色粉联展(杭州大瀚)。  

2008年5     中国国际文化博览会-----当代艺术邀请展(深圳)。

2008年6    “杭州艺术博览会”邀请展(杭州) 。  

2008年9    “戏曲长歌”油画个展(杭州大瀚艺术,台湾积禅50艺术空间)。

2009年4    ‘民族大艺’罗中立 唐勇钢油画联展  (杭州大瀚艺术,台湾积禅50艺术空间)。

2009年9     上海朱屺瞻艺术馆举办“超越——重返传统的积淀”唐勇钢艺术个展(上海朱屺瞻艺术馆)。   

2010年9    “大艺无界”唐勇钢油画作品个展(北京环铁时代美术馆)。  

2011年9    “链接小组”美术作品展(河北大学美术馆)。

2011年12   “和平、和谐”全国中青年艺术家推荐展(上海明园文化艺术中心)。

2012年5   “东方戏”唐勇钢油画个展(上海美术馆)。

2013年10  ‘东方戏后传’唐勇钢油画个展(杭州大瀚)。

2014年10  ‘大写艺’唐勇钢油画个展(杭州大瀚)。

2014年10    庆祝建国65周年河北省优秀美术作品展获优秀奖(石家庄美术馆)。

2014年12   “本色如是”河北油画作品展获银奖(石家庄)。

2015年10    河北省高校艺术学学科建设研讨会暨首届艺术院系师生书画展览获奖作品(河北大学美术馆)。

2016年5     “红色回响”—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河北省高校美术作品展获优秀奖(石家庄)。

2016年9     “链接小组”美术作品展(兰亭艺术馆)。

2016年10    学院与当代绘画2016当代河北艺术邀请展(河北师范大学美术馆)。

2017年5     河北省美术研究所油画院首展。

2017年10   合相门/2017当代中国油画艺术延伸展获学术奖(河北师范大学美术馆)。

拍卖

2007年9     参加浙江中财秋拍(杭州)。

2007年4     参加西泠春拍(杭州)。

多幅作品发表于《艺术界》,《画刊》,《艺术与投资》,《艺术教育》等刊物,并被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上海朱屺瞻艺术馆及个人藏家收藏。

评论文章:


朱屺瞻艺术馆评述

 从对中国瓷器的研究继而转向中国戏曲和民间版画,在唐勇钢的笔下,侍女、戏曲人物更多的把人带到一种传统的审美境界。同时,在形、色方面又非常的概括和大胆,对现代派艺术风格的使用得心应手。观唐勇钢的绘画,他的绘画题材和技法,让人自然而然的想起:中国绘画在内忧外患、寻求发展的20世纪当中不断面对的“融合中西”、“油画民族化”等诸多课题,而这些课题在当下的语境当中,已然失效,当代文化情景当中,中西已经没有绝对的对立和冲突,而媒材也已经成为传达思想和理念的载体,不再具备现代主义初期媒材本身意义的原发性。

由此,再来看唐勇钢的创作,更多的让我们看到在全球化语境当中,随着经济和政治地位的提升,中国文化和民族自醒意识的增长使艺术自然的逐渐超越了中西二元对立论。 

近几年来,朱屺瞻艺术馆展出过许多以戏曲人物为题材的艺术创作,如韩羽、高马得等艺术家的作品,去年上海的老画家丁立人也在朱屺瞻艺术馆举办过个展,这些艺术家在戏曲画当中执着的耕耘,给观众呈现了传统艺术与当代人精神结合的精彩范例。不过画戏曲人物的艺术家除了像丁立人这样广泛涉足油画、陶艺领域,因而创作不限于材质外,大多数关于戏曲画的探索都集中在水墨领域,而中青年艺术家关注这一块的非常稀少。唐勇钢的创作让我们看到了中青年艺术家对于传统经典的热忱之心。而作为一个艺术家个体,唐勇钢的创作不仅关乎自身的精神和审美诉求,也必定会有更多的受众,这恰恰反映了中国民众在特殊时期里面的审美需求。

唐勇钢的戏剧人物,在演绎一场人生如戏的舞台,追寻精神家园的回归,忽虚忽实的

视觉传达着画家在人生岁月中所品尝真假过程的感受和其中的酸,甜,苦,辣,咸。唐勇钢对生命的感知特别敏感,借着丰富多样戏剧人物的肢体语言,隐喻着每一个生灵都在找寻自我的扮演角色和定位。唐勇钢每天都站在画布面前,希望看到一个真实的自我,也许,日子久了,这些戏剧人物自然就成了画家自己的生活写照无疑的,在人性的反思上,唐勇钢将继林风眠,关良之后另一位开创崭新戏剧人物的艺术家,他在中国京剧人物油画史上留下脚印。


唐勇钢为什么画戏剧?

戏剧已经是艺术家对社会生活的一种主观表现了。尤其是京剧,虚构的程式化的手法,抽象地表现了丰富而生动的人生。因此戏剧相对社会生活,具有了一定的形而上意义。唐勇钢用绘画去表现戏剧,是对社会生活又一次抽象的表达,同时,又一次具有了形而上意义。

大概是因为他不愿意简单描绘眼睛看到的世界,也许他看到戏剧中概括之后的丰富,看到像大海一样涌动的生命意识,看到命运中的苍凉悲怆、艳丽和柔美,及所有的起源、冲突、高潮和结局。

我相信这是他选择画戏剧的原因,这是一个希望探究人生意义的真正的艺术家的选择。

 唐勇钢怎样画戏剧

唐勇钢选择了相当于中国批评界界定的那种“意象”的手法。在他的画面中有具体的或似乎可辨认的形象。但他将其以自己所希望的、具有特定意义的形来体现。因此,他的形,是有生命的,是有绘画语言意义上的性格的。

他将他希望的形淹没在抽象的色彩中,因此色彩便有了它顽强的表现力。色彩在各自的立场上表达着各自的性格,它们以不同角色组成了每件作品或激越、或悠扬、或恬淡的主题。

他在一次次地设置着一个个富有想象力的结构,不同的结构,在符合着每一幅画的最初的动机或动机延伸的结果,冲突或和谐,斗争或妥协。

相关的肌理的运用,笔触的运用,色层的运用,就像戏剧里的音乐和灯光一样,辅助着表演,在实现导演的思想。

戏剧必定给了他灵感,注定他义无返顾地去完成这个充满劳绩的转述。

                   

                              徐福厚

                                                            2007.3.11



戏曲人生

                         ——唐勇钢的文化阐释

近些年,唐勇钢对中国传统的戏剧人物发生了浓厚的兴趣,那舞动的水袖、婀娜的身姿,甚或程式化的动作、戏曲化的唱腔或程式化的动作、戏曲化的唱腔和五彩的脸谱,都使他为之心动,为之神仪。他把他的观察、感受和思考搬上了画布,似乎要留住那令他心动的每一个瞬间,但在我看来,这还不是他的作品的真正意味所在。在优美的造型、挥洒的笔墨和令人回味的中国传统戏剧的美的后面,更表达了他在当代艺术的情境之中对文化的关注和阐释。

不要说唐勇钢找到了一个好的题材对戏剧人物的描绘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就在关良先生那里达到了相当的成熟和独特的表现,七十年代之后又有林风眠先生的更具有悲剧意识的自我表达,还有许多画家的不同的理解,更何况题材或“画什么”的问题在今天的艺术中早已不是人们要关注的中心,但对于唐勇钢来说,题材或“画什么”却具有特殊的意义,只不过这里的“题材”不再是现实主义的叙事性的展开,而是作为文化阐释的符号性或隐喻性的意义呈现。

中国传统戏曲之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甚至京剧被称为“国粹”还不仅在于其作为“古董”的延续和保存(就像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人对中国画的态度那样),更在于其中所呈现出来的现实人生和未来文化的意义。唐勇钢想的很多,他从中国传统戏曲中看到了“题材”所昭示的人生哲理,那是一种经过千百年传咏而不断给世人以教益和启示的人生态度,而这种态度也正是一种文化的立场。所以唐勇钢选择戏剧这样的传统“题材”正在于以这样的态度来表明自己的文化立场;从戏剧这种最具传统文化意蕴的视觉符号中寻求新的文化阐释和个人表达。这既是在一个日益国际化的文化语境中对个人身份的确认,文化迷失在当代艺术中比比皆是,也是对艺术发展的未来建基,无根基的艺术从来就是虚弱而无生命力的。这对于唐勇钢这一代年青艺术家来说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这样的文化态度使唐勇钢不可能进入时尚艺术的视野,他也不准备这样,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前卫”,一种学术上的“前卫”。对于中国油画来说,从二十世纪初的欧化到中国化,从四十年代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到五十年代的“民族化”,都力图解决一个油画本土化的问题,即使在今天这也还是中国油画必须面对的一个突出问题。唐勇钢自2004年中国美院油画系研究生毕业以来,就一直对此十分关注。他不断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从对中国瓷器的研究继而转向中国戏曲和民间版画,试图从中找到自己所理解的对传统文化的新的阐释点。为此,他在其毕业论文中,对石涛与塞尚的绘画进行了多方面的比较研究,从中得到了很多启发,使他既注意到中国传统绘画意境的实现,又不断进行绘画语言的锤炼,从而提高了绘画语言的表现力和对绘画的更深刻的理解。正如他所言,绘画艺术中最重要的就是人品与画品的不断提升,而艺术的“品质”则来自文化艺术家对文化的理解和艺术品对文化的表达,这就是像潘高寿这样的艺术家一直强调的、决定艺术家和艺术品文野与高下的“格调”。唐勇钢就是这样来要求自己的。


                                                          高天民  中国美院博士



意化油彩间

多年以来,唐勇钢沉潜于中国传统戏曲的题材之中;寻寻觅觅,自得其境,观其画面他紧紧锁定具有浓郁中国传统文化符号特质的形象,如戏曲中的生、旦、净、末、丑。但同时,他又力图挣脱传统中国画中的表现程式;因此,他用画布和油彩,在色彩和刀笔的运用中挤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他的画面中有传统国画精神的“意味”,它超越了具体的形体和情节,达到了挥洒自如的“表现”。他将对传统精神的感悟,揉进了对画面结构、调性与刀笔并用的肌理之中。画面呈现出了率真的意象品质,显得气韵生动。

在今天的图像时代,勇钢立志于在中国文化的意境中寻求一种新的可能性,那就是将油彩的肌理与“意”相融,这“意”可以是“笔意”“刀意”,可以是随性的泼彩,可以是线条与色块的组合。但它更是一种对生命体验的深刻感悟,是对绘画背景中文化精神的挚爱!


                                                   杨参军教授(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

                                           博士生导师

                                           浙江省油画家协会主席

                                           中国油画艺委会副主任)







     
 
友情链接
   
Coopyright@2007赌足球最好的网站-正规下注平台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河北保定市河北大学新校区C6座